烧烤店刺死人(烧烤路边吃烧烤小)

来源:钱江晚报

​​淄博烧烤火上热搜,各地也冒出了许多路边摊。虽然地摊经济活跃了,但商家的套路也一环接一环,不少人在吃地摊时,都表示被摊主的套路坑过。

最近,“烧烤刺客”频现江湖。有市民向潮新闻记者爆料,自己最近吃烧烤随便点个几串,结账时居然要上百元,又或者点了一大堆,报价远高于正常价格,被狠狠“刺”了一番。

烧烤摊“惊魂记”90元的串被“宰”140元

“杭州马路边烧烤摊,一定要避雷!”黄恬蕾回忆上次地摊“惊魂”,还觉得心有余悸。

在杭州西塘河美食街附近的天桥下,路口有一家烧烤摊,浓烟很大,炭烤味溢满了街口。一位男性摊主在烤串,桌上堆满了串串,没有价格表。

深夜,黄恬蕾和朋友一起撸串。三人本身不饿,点了些半荤半素的烤串,不算多。等坐下吃完,她心里预估100元不到的东西,老板直接报价142元!

黄恬蕾震惊了,坚持要和老板核对账单。老板明显心虚,但嘴上还辩解:“你们吃都吃了,我也忘了你们吃了哪些,反正我算的是这个钱。”

一盘子的木签,黄恬蕾一根根数过去。边上服务员看他们较真,上前说:“不要算了,也算不清了,有本事你们调监控呀。你们的单就算40元,剩下的记我账上!”

他们三人一顿算下来,只要95元。“该多少付多少。”面对众人的质问,老板被怼得没话说。

“当天因为是有男生在,我们才会鼓起勇气去核算,如果只有女生就不敢去较真了。等我们说完,很多正要烤的人就开始问价格了,算完钱才开始烤。”黄恬蕾说。当她说到要去投诉,老板也并不害怕:“我们没营业执照的,投诉也没用。”

黄恬蕾还发现,自家附近的天桥下,很多路口都有固定的烧烤摊,每个老板有自己的摊位,他们都有自己领地,互不侵犯,但并不是每天都出现。

人均一百元 烧烤摊吃出包厢的价位

杭州人莫莫也发现,流动烧烤摊越来越多。通常摆在十字路口,三轮车上架着烤炉,推车即可走人,一般只在夜间出现。

一家摊位招牌上写着菜夹馍,莫莫忍不住馋嘴,点了个尝尝,一个薄面饼加了一串花菜,一些土豆片和四季豆,就收了他18块,光是饼就要5块。

“明明是夜宵烧烤摊,却比有门面的店铺还贵。”莫莫嘟囔着,看到刚结账的人,十串小肉就付了三十块。

莫莫叮嘱过不要辣,但菜还是沾到了铁盘子上的辣椒粉,脏兮兮的,不知道多少人用过,吃到后面辣晕了。

“要不是饼已经在烤了,我想掉头就走了!”莫莫拍着大腿,懊悔极了,想着破费不多,就忍气吞声了。

相比前几位,绍兴人申雨晴“破费”更多了。最近,柯桥街头出现了一种烧鸟摊,主打日式烧烤,搭在流动的小推车上。

摊位不大,装饰得很小清新,挂两盏灯笼,还贴着字画。台面上摆满了竹篮和菜品,人们拼命挤在摊前选菜,都是冲着网红店来的。

“看菜品和酱料,还挺像日式居酒屋,这是附近唯一一家烧鸟摊,我就心动了。”申雨晴和朋友排了半小时队,选好的菜才被放上烤架。

等到扫码结账,申雨晴大吃一惊,怎么要两百多块钱?她这才对着菜单细看,京葱鸡肉10元,青椒虾滑10元,提灯15元,炭烤鳗鱼15元,和牛肋条25元……算下来人均要一百块。

“一个烧烤摊,吃出了包厢的价位!”申雨晴觉得不值,被烟熏了半小时,上菜很慢,分量也不大,葱都烤焦了,和牛也不知真假,感觉被“刺”了。

路边摊没有座位,申雨晴和朋友怏怏而返,回到车里吃。“烧鸟店原本胜在好的环境,不知怎么掀起一股地摊风,价格都是被炒起来的。”

不标价、不提前算账 路边烧烤摊套路多

在夜晚九点,当夜幕笼罩了城市,正是地摊生意热闹之时。

在杭州同协路地铁站附近的十字路口,记者发现了许多家地摊,除了烧烤摊,还有炒饭摊、烤肠摊,都没有价格牌。不断有人光顾,几张小桌子都坐了人。

潮新闻记者选好想吃的东西,放在一个塑料筐里。吃之前,老板并不告知多少钱,有顾客问:“老板多少钱?”他回答:“等下吃完了再付好了。”

老板在烤串间隙,时不时抬头张望,警觉地环顾四周。“每次看到城管来了,折叠桌椅和烤架一收,蹬上三轮就能走。”

记者点了8串烤串,除了两个肉串,其余是素菜。菜被烤得焦黑,撒上大把辣粉和香料,吃几口就觉得咸腻,尝不出菜品是否新鲜,结账60元。在外卖平台上点同样的菜,价格在40元左右。

看似老板不急着收钱,等顾客吃完买单,他才开出一个比真实价格高一些的价格。有的比点单价格多出十几元,有些甚至会高出几十块。

记者发现,烧烤摊顾客一般都会选择默认,摊贩说多少就付多少。这一番操作下来,顾客白白地任人宰割,对于烧烤摊主来说,一晚上能进账一笔“额外”收入。

“这些烧烤摊,价格正常的才叫罕见,稍微贵点的,加个八块、十块,都算良心了。”黄恬蕾在连续被刺以后总结。

为什么烧烤摊主这么做屡试不爽?黄恬蕾觉得,这些人利用了顾客的心理:吃都吃完了,一大把签子,谁会去一个个细算?

“如果单人撸串,为了几块钱去争论嫌麻烦,万一老板算错了吵起来,也势单力薄;如果多人一起,场面混乱,通常由一人买单,和老板对账单,显得买单的人不大气。”黄恬蕾说。

而在社交平台上,许多人发出了对地摊烧烤食品安全、环境卫生的担忧。“无证摊贩,食品卫生和品质没保障”“烧烤的浓烟,会污染周边空气”“摊贩走了,第二天留下一地的垃圾和油腻”。

烧烤刺客能受到法律约束吗?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昕炜告诉记者,路边摊的“烧烤刺客”可能构成价格欺诈行为。《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规定“不标示或者显著弱化标示对消费者不利的价格条件,诱骗消费者与其进行交易”的行为属于价格欺诈行为。对此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可以依法进行处罚。

潮新闻记者拨打12315消费者服务热线,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无证流动摊贩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在市场监管部门备案,市民投诉后,执政部门也很难找到该摊贩,监管上存在比较大困难。

“最近这样的现象的确常有发生,如果当场发现欺诈行为,消费者可以自行协商。为了保护消费者自身权益,建议不要再去无证摊贩处消费。”该工作人员称。

工作人员还表示,流动烧烤摊贩影响到了交通、市容,并且存在安全隐患,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一般是协商、劝离,严重的情况下也会采取处罚、罚没等措施。

(黄恬蕾、莫莫均为化名)

本站内容及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

(0)
上一篇 2023年4月27日 下午6:14
下一篇 2023年4月27日 下午7: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