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斩获索尼摄影大赛头奖,但AI真的不会「摄影」(索尼 摄影比赛)

2023年4月,2023年度索尼世界摄影大赛(SWPA)落幕,德国艺术家Boris Eldagsen(鲍里斯·埃尔达格)凭借《PSEUDOMNESIA|The Electrician》获得了公开创意组别头奖。作为唯一由WPO(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世界摄影)举办的全球性摄影大赛,这个从2008年开始举办的比赛在很大程度上引领着摄影行业的发展和进化。

不过在确认获奖后,鲍里斯却在多个平台上公开表示自己拒绝领奖,原因非常简单:这张《PSEUDOMNESIA|The Electrician》(下文简称《电工》),甚至是《PSEUDOMNESIA》整组「照片」,都是由AI生成的。

尽管斩获索尼摄影大赛头奖,但AI真的不会「摄影」(索尼 摄影比赛)

图片来源:eldagsen.com

「AI生成」再加上「拒绝领奖」,这个话题在短时间内就吸引了全球媒体的目光,毕竟在此之前已经有艺术家用AI引擎生成的图片在科罗拉多州博览会艺术大赛中斩获一等奖。此次AI「摄影」获得头奖,很难不让人联想到AI从此在另一个维度上超越了人类,更有人开始用「碰瓷」一词来形容鲍里斯的做法。

但作为一个对「摄影」算是有些许理解的编辑,在完成看完鲍里斯对此事所有的采访稿件后,我认为简简单单的「碰瓷」一词不足以概括此次事件。

首先,关于「SWPA组委是否知道图片由AI生成」这件事,SWPA和鲍里斯的观点ing不一致。根据SWPA的说法,SWPA知道这组图片由AI生成,但因为认为AI只不过是「创作的工具」,对「AI摄影」表示认可,因此将公开创意组别头奖颁给了这张照片。

但根据鲍里斯在个人网站中的说法,「SWPA在评出头奖之前,并不知道这张图片由AI生成」:SWPA允许参赛者使用「任何设备」,因此2022年12月刚参赛的鲍里斯并没有公布自己所使用的「相机」型号。2023年1月,鲍里斯被通知自己的参赛作品入围了,同时和所有摄影大赛一样,SWPA向鲍里斯索要了高分辨率文件和相关创作信息。但直到鲍里斯知道自己获奖之前,他都没有在公开场合公布过自己的图片由AI生成。

尽管斩获索尼摄影大赛头奖,但AI真的不会「摄影」(索尼 摄影比赛)

图片来源:eldagsen.com

根据鲍里斯的介绍,此次获奖的《电工》是利用他丰富的摄影知识,在提示工程、图形修复和图像外绘经过复杂的相互作用的结果。同时鲍里斯也表示他是德国个在开放的在线研讨会上教授这门手艺的人。

对我来说,与人工智能图像生成器合作是一种共同创造,我是其中的导演。这不是按下一个按钮的问题——而且已经做到了。它是关于探索这个过程的复杂性,从精练文本提示开始,然后开发一个复杂的工作流程,并混合各种平台和技术。您创建的工作流程和定义的参数越多,您的创意部分就会变得越多。」

很显然,鲍里斯对SWPA决定将头奖颁给AI图片,并假装「自己早就知道」的行为表示不满,并在多个公开场合痛批SWPA的行为。在鲍里斯看来,这种用AI工具生成的图片并不能、也不应被称作「照片」。

「我称我的作品为图像。它们是合成的,使用摄影作为视觉语言。它们不是照片。」

而鲍里斯此次参加SWPA的目的,也是以最直接的方式要求WPO对「AI图像」和「照片」的区别作出回应。在社交媒体上,鲍里斯甚至已经为WPO和SWPA组委会给出了「参考答案」:

「这是Promptography」

这个Promptography是一个原创词,小雷暂且将其译作「提示摄影」,由人工智能术语Prompt(提示)和Photography(摄影)组成。

「AI摄影」不是摄影

在自己的网站中,鲍里斯多次强调「AI is not photography」(AI不是摄影),因此它也反对用所谓「AI照片」之类的说法来混淆AI和摄影的概念,这也是鲍里斯拒绝领奖的主要原因。

从个人的角度,小雷其实非常认可鲍里斯的当前摄影行业运用AI工具的看法:你可以将得到的作品称之为别的名字,甚至可以重新创造一个字(词)来称呼这些作品,我也非常认可这些作品的艺术价值,但请不要将其称作照片或者「AI照片」。就像所谓「植物肉」一样,你随便造一个字去形容他我没意见,但不应将它叫做「肉」。

至于为什么小雷会对「AI照片」「AI摄影」有如此强烈的抗拒情绪,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从「摄影」的本质开始谈起。

谈到「摄影的本质」,可能大家都会想到那个「用光的艺术」的段子。确实,摄影的本质跟「光」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从定义来看,「摄影」是指使用某种专门设备进行影像记录的过程,而「光」就是我们摄影师所记录的东西。从形式来看,摄影需要专门的工具,因此和文字、绘画产生了区别。

尽管斩获索尼摄影大赛头奖,但AI真的不会「摄影」(索尼 摄影比赛)

图片来源:Veer

需要注意的是,从定义上看,我们并没有将「后期处理」排除在摄影之外,毕竟在胶卷底片甚至是湿版摄影时代,「后期」就是「暗房操作」的一部分了。至于利用双重曝光技术叠加原始场景中不存在的元素,或像著名摄影师何藩在名作《靠近阴影》的创作技巧,早已被业界认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潮流。

可能有人好奇,「直接在底片上无中生有那不是造假吗?」从纪实摄影的角度看这确实是造假,毕竟那面墙上并没有那道阴影。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看,这只不过是冲洗照片时采用的一种手法,如果阴影算造假,那长时间曝光拍出来的车流、星轨又算不算造假呢?利用红外相机拍摄出来的白色树叶又算不算造假呢?

从摄影创作的角度看,这些其实都可以列入「摄影」当中。摄影的核心是影像记录,方法是利用专门的工具。对底片的处理只是「表达」底片的方式,冲洗出来的照片则是呈现出来的结果,至于照片的核心,则是摄影师的情绪与他想通过照片表达的故事。

但对于所谓的「AI摄影」来说,刚刚提到的一切都不存在。

从构成来看,「AI摄影」其实有些「照箭画靶」的意味:摄影师不再需要用照片讲述一个故事,你只需要对AI给出你想要的故事,AI就能给「画」一张图片出来。此外「AI照片」也违背了摄影「记录」的核心:你甚至不需要担心那道阴影是不是无中生有,因为整张图片都是从全黑开始无中生有出来的。

更重要的是,「AI摄影」得到的图片既不能透露你的审美,也不能表达你的情绪。在整个「AI摄影」中「摄影师」唯一的贡献就是为AI提供了一个「点子」,要说贡献甚至比不过提供AI训练物料的素材摄影师。

在「AI摄影」中,人的角色就像导演,负责向摄影指导传达自己想要的「感觉」,再由充当摄影指导的AI将「导演」的想法化成现实。

而一个一格胶卷都没拍过的导演,没资格拿奥斯卡最佳摄影奖。

AI是工具还是摄影师?

在「AI摄影」当中,AI承担的角色已经不再是「工具」,而是「创作者」。因此即使SWPA继续嘴硬认为「AI摄影属于摄影」,在我看来《电工》的创作者也不应该是鲍里斯,而应该是创作这幅作品的AI工具DALL-2。更何况「AI摄影」根本就不应该被称之为「摄影」。

不知道SWPA是迫于外界压力、拉不下脸还是单纯因为鲍里斯拒绝领奖的原因,在2023 SWPA的获奖名单上我们已经看不到《电工》的身影,该组别的头奖也就这样空缺了下来。没有时光机的我们不知道如果鲍里斯在一开始就表示作品由DALL-2创作的话,《电工》还能否获奖。不过根据小雷的猜测,即使SWPA判定「AI摄影属于摄影」,《电工》也应该因为「剽窃AI的创作成果」而被取消资格。

从长远来看,AI技术在未来将会在各行各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AI参与工作的方式也将从原本的「辅助」转变为「创作」。而当作品中「AI浓度」越来越高时,我们也应该反过来考虑AI是否拥有著作权的问题,以及其背后更冷酷的「AI能否享有人权」的问题。

尽管斩获索尼摄影大赛头奖,但AI真的不会「摄影」(索尼 摄影比赛)

图片来源:Veer

当然了,现在就讨论《底特律:变成人类》中AI崛起的问题为时过早,毕竟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AI不听话,重启浏览器就可以了。

本站内容及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1日 下午11:51
下一篇 2023年5月11日 下午11:5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