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散文:烦恼(乡村生活的经典散文)

我认识张经三十多年了,但谈不上熟悉。他是舅舅家的邻居,与老表自小交好,在我印象里,他是个幽默风趣的人。每次见到我,都会咧着大嘴开玩笑道,老表,在哪儿发财啊?挣大发了吧?我是个不爱开玩笑的人,不过在他戏谑里,能感受到他的热情和亲热。

张经属龙,比我和老表大几岁,不过张经和谁都爱开玩笑,不分年龄和辈分。当然,这一点,体现出他交际能力强,和谁都不外气。他喜欢和我开玩笑,我性格腼腆,他说轻说重都无所谓,大不了两个人碰杯喝酒,即使心有芥蒂,随着三杯酒下肚,自然烟消云散。

我好些年没见过张经,听说他初中毕业直接当兵走了。毕竟他比我大几岁,交集很少,也就没多关注过他的事。直到五年前,老表来郑州靠拉货营生,他们经常接触,张经才重新出现在我的视野。他变化不大,中等身材,面皮黝黑,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他在酒桌上谈笑风生,依旧俏皮话不断。我问他这些年忙啥,他说离开部队十几年了,一直在郑州讨生活咧。我问他以何谋生?他咧着嘴笑道,这不是没工作嘛,准备找你混口饭吃。我知道他开玩笑,只是笑笑不接他的话茬。

老表私下里嘱咐我,不要和张经说太多,他患有抑郁症。我顿时就愣住了,在我意识里,对抑郁症完全陌生,也觉得不可思议。世界如此美好,当一扇门关闭的时候,自然会有一扇窗为你打开。

村里人很少听过这种病,我觉得匪夷所思,就问老表,他怎么得了这么蹊跷的病,挺前卫的。老表爆了句粗口,说道,都是闲的呗。平常琢磨得多,做到得少,天天瞎琢磨如何办大事,觉得身边的人比他混的好,现实和理想差距太大,总是想不开,不得病才怪。他得病已经两年了,去年还险些自杀。

老表没文化,大大咧咧,直爽,胸无大志,有事从不藏着掖着,经常和一群大老爷们儿喝酒,大家彼此光着膀子,吆五喝六,白酒啤酒一起灌,酒菜不在优劣好坏,纯属图个高兴,畅快,快意恩仇。

老表说张经的老婆担心他有个三长两短,索性什么都不让他干,只让他整天找朋友玩。因为老表开货车搞营运,行动自由,爱说爱笑,于是张经一直跟着他,打打下手。你甭真说,张经遇到老表这样性格的人,真的无计可施。

一次喝酒,老表当面讥笑张经,咱村数你有本事,大家都在努力想办法,你还有毬闲情雅致得这么稀罕的病,还想自杀。闲的,你去死呗,现在去跳楼,省得你老婆孩子天天提心吊胆。我对你说啊,你要是这样死了,你信不?我最多给你送张纸,一百块钱街坊礼。

张经嘿嘿直笑,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反驳,老表就会连珠炮般怼他。老表虽说没文化,不会讲大道理,但遇到看不惯的事,张嘴就怼,绝不藏着掖着。

张经跟老表干了两个月,老表平日除了给张经工钱,两人几乎天天喝酒。我陪着他们喝了好多次,渐渐觉得张经有了变化,老表再讽刺他的时候,他开始反唇相讥,老表则开怀大笑,不以为意。偶尔,张经还能蹦出几句俏皮话。

我想张经跟着老表这段时间,是很开心的。尽管老表总是怼他,说他干活不行,说他婆婆妈妈,但老表有口无心,两人还是发小,彼此熟悉,张经也不放心上。两人搭档起来,你一言我一语,饶有乐趣。

我不了解什么是抑郁症,反正老表性格肯定和抑郁症无缘。张经整天忙于开车,搬货,晚上都是喝的醉醺醺回家,没见过再犯病。好长时间,没见到张经,我问老表,张经干啥了。老表回答,我这活养活自己还行,养活两个人不行啊,他现在应该自己干了吧。

之后,我们几个月没见面,我听说他恢复了雄心壮志,一下子买三辆车跑货运。别人劝他,你买辆车老老实实干呗,有多大本事,干多大的事,有吃有喝多好,甭贪心不足蛇吞象,恁老婆又不指望你挣多少钱吃香喝辣。张经道,不行,别人都比我混得好,咱不能差!

前年春天,我听说他又犯病了,老表去医院看望他。我还纳罕,他不是好好的嘛,怎么又犯病了,也不知道犯病是啥症状。老表没好气地说道,为啥犯病?很简单,还不是生意不好呗,天天想摘月亮,又摘不到,瞎琢磨出来的病。

一个月后,在酒桌上见到张经,看来他的气色不错,应该恢复差不多了。经老表劝说道,别贪大,卖两辆车,留一辆货车自己跑。钱永远挣不完的,脚搭实地点。这次,张经听从劝告,现在忙忙碌碌,过得很充实。听说,每周至少五天都要和老表吃吃喝喝。

前几天,我们有货要送,就给他打电话,问需要多少运费,他笑呵呵道,老表,你说呗,多少都中。从他狡黠的笑声里,当时我就想,他这次应该痊愈了吧。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要光明正大,靠本事,所有努力都是值得尊重的,但一个人的想法不能脱离现实。作为普通人,有多大本事,就办多大的事,非要超出能力范围,愁肠百结,徒增一些庸人自扰的苦恼。

本站内容及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

(0)
上一篇 2023年6月12日 上午10:40
下一篇 2023年6月12日 上午10:43

相关推荐